願意花多少時間

如果想跟一個人當朋友,
你願意花多少時間來成為朋友呢?
這答案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最長是兩年,
當然情況複雜,
不是一時能變成朋友的,
問我值不值得的話,
我覺得值得的吧!
畢竟能認識已經很不可思議了…
如果那時的我沒有勇氣,
那麼可能一輩子都是兩條平行線,
當然,
現在是老人的我要做出同樣的事不太可能了,
曾經說過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如此認識方式,
也變成我人生的唯一的唯一了.
所以特別珍惜,
畢竟也沒有其他人直接關聯著我們.
那麼還能持續多久,
問我我也不知道,
只要我不要失憶之類的,
我想還是會持續下去的,
這是第幾年?
哦,很長…
除了那群死黨之外最長,
7年吧?
跟現在的我對於友情感覺不行,
直接謝絕聯絡真是天壤之別,
好吧…
事不過三,
算是承諾之一…

拋下

每一段時間,
我會定期清理掉很多東西,
考卷,
講義,
簡訊,
紙條,
禮物的盒子.
心底說了聲謝謝,掰掰,
然後就進入垃圾袋裡了,
就像從未出現在我生命之中,
回憶就把它放在回憶裡就好.
如果後悔的事讓你重新選擇呢?
我說如果讓我重新選擇,
我還是會選擇一樣的作法,
人生的事是沒有在重新選擇的.
在輔大的時光,
大部分時間我都很快樂,
這裡遇到的不愉快,
也會被定期裝入垃圾袋裡,
然後假裝沒發生過一樣,
隨著被拿去焚化爐毀屍滅跡,
就真的跟沒發生過一樣了.
還沒來輔大以前,
某個國貿系朋友跟我說了蘋果理論,
的確事實跟他說一樣,
但幸好,
我不喜歡吃蘋果,
我記得理論說到第一步是削去蘋果皮,
那就是我不喜歡吃蘋果的原因…
有時會有記憶缺了塊拼圖一樣,
我想,
那就是蘋果被我丟掉的那部份.
以前通常要過很久才會忘記一般朋友的名字,
剛剛跟學弟去吃宵夜,
遇到我和學弟都認識的一群人,
很好笑的,
我居然每個人名字都記不起來,
其實也才兩個多月沒見,
幸好私底下把全部的人名問了一遍.
認識,
不代表著在乎.
在不在乎,
只要問他,
你們第一次認識是在什麼情況,
想不起來,
當然不用說了.
模糊不清,
一點點,
說了一篇,
那就是真的在乎了.

to 老姊

我的第六感跟我說,
妳應該來過這裡,
當然不完全是第六感啦…
而是參考了地域分析…
高雄同一地點不定期會連來,
如果真的不幸是妳,
看到這篇請記得去日本要帶紀念品回來啦!
哈哈!
如果不是妳,
還是要記得帶紀念品回來啦!
哈哈…

小女孩的故事

看著看著也四年了,
當初真沒想到我會看了四年,
直到最近,
小女孩的故事無預警的停下…
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再去看,
後來再去看
她還是日復一日的重複著同樣的悲傷,
於是我問她,
為什麼不改變呢?
重複為同樣的事情傷心.
當時她很生氣的回應,
過了一段時間她寫到,
搞不好真的是犯賤,
但她也沒有辦法…
後來想想也是,
有時雖然知道某些的堅持不好,
但自己也沒有辦法做出任何改變.
於是小女孩還是重複同樣的悲傷每天,
這次故事的停止,
或許已有了覺悟.
也許她也不再是當初的小女孩了.
我們都應該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