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的失溫

過24天就要畢業了,
畢業,
我早該畢業了,
工作,研究所畢業的朋友,
現在,要跟我一起畢業的朋友,
大家慢慢的朝各自的路走去,
不在身邊,
於是彼此慢慢的失溫,
但還是有經歷幾年都不變的,
那麼,
現在在我身旁朋友,
會有幾個是這樣的呢?
還是都會慢慢的失溫.
慢慢的不再關心.
5/27生日快樂呀姊姊!
剛好我今天要回家了呢!

綠意

白天的城市,
總是那麼忙碌.
來來去去的車輛,
不曾停下的腳步,
空氣瀰漫著窒息感.
晚上的城市,
燈光四處的閃爍,
紅綠燈如此的耀眼,
吵雜的人聲,
呼嘯而過的車子,
熟悉的地方,
不再熟悉.
深夜的城市,
散發著絕望,
城市比人還孤獨.
凌晨的城市,
微微的濕氣,
睡夢中的人們,
此時正做著屬於自己世界的夢,
未闔眠的人們,
彷彿看到稱做希望的光線,
帶著他們脫離吞噬心靈的夜晚.
在這城市之中,
我尋找的是水泥高樓另一端的草原.

碎碎唸

教練一直碎碎唸…
至少我沒開上安全島呀!
只不過不小心壓到管線而已…
應該回南部才學,
南部都把電源插頭拔掉的,
真希望教練一直睡覺就好,
醒來就是被唸= =!
幸好下午要上課沒開太久,
上星期老師請假說要補課!
專倫補課?
#!~@#$%
上完課拿相機去修,
老闆說沒救了,
我想敗一台新的好了…

會吵的小孩有糖吃?

匿名板該廢了,
我為什麼看不慣,
因為自以為躲在匿名板保護傘後,
說什麼都不用負責,
這跟小偷一樣?
我不想隱忍,
我知道這叫姑息養奸,
我知道有時候要忍,
但不是現在!
不是都是同學?
不是都是同系?
槍口不是對我沒錯,
但傷害我朋友,
對不起,
我無法忍耐…
講話別太嗆,
別以為自己很嗆,
就當自己是流氓.

好難

為什麼開車會如此困難?
我還以為我會非常順利的完成呢?
結果倒車入庫有時候沒有辦法一次完成,
我覺得那種學法出去開最好有線給你比對啦!
哪有人在一次完成的…
前天教練不在隨便亂開,
盡情的測試每個走法,
找出了最適合我的開法,
雖然上坡起步那前天瘋狂的BB扣分,
不過也因為測試完成今天開都沒有在B過一次.
三點半去助教辦公室打字,
原來右邊的學姐叫小草,
她很色,
facebook偷偷加小安和鐘天寧的,
我問她妳認識她們喔?
她說不認識,
可是覺得他們很正= =!
我懷疑她是……………………………….ㄎ,
然後她要我開我覺得正的相簿給她看,
讓我更懷疑她性向了….
今天是最後一天待在助教辦公室了,
希望我和小菸打的資料可以幫他們順利畢業~
晚上和小菸去看星際爭霸戰,
去了洪金寶,
那裏真的不像百貨公司,
電影票不貴倒真的.

暫時進駐助教辦公室

工作是很重複的打歌曲資料,
當然很不專心,
總體而言就是複製貼上,
右邊的學姐很奇怪,
一直在傻笑,
看著奇怪的paoer.
左邊的學長也很奇怪,
看paper是用唸的…
五點一到,
閃人的閃人,
左邊的學長開始玩遊戲,
幸好這時小菸來了,
有人聊天比較好,
原本拿完我的麥當勞要閃人了,
結果被問要不要晚上繼續打,
哎,我無法拒絕…
拿外套給小菸完,
走回輔大的路上,
遇到許久不見的張紫芝,
習慣性的拍拍他的頭,
好像好相處的我都會這樣,
回到助教辦公室,
看片的看片,
玩遊戲的繼續玩,
今天很有效率的打了14張專輯,
出聖言樓已經是冷冷清清的校園了,
抬頭看看月亮,
心情也變好,
或許這就是研究生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