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怕

應該說是擔心,

雖然口頭上跟哨子講說很有機會上中正,
但其實最擔心的或許是我自己,
那些話感覺是在說服自己一樣,
我明白這些沒有所謂的保證,
沒有一定或絕對這種事,
說真的只能順其自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