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吶

昨天沒睡覺,
早上就準備回家了,
上了高鐵就一路睡到了左營= =!
轉搭捷運出小港站小小迷了路,
我不知道哪邊是北邊,
大概是太累了忘記可以看太陽,
歸途上老鐘打來說他和豬永麟在我家了,
到家時他們說要去春天的吶喊,
真是瘋子…我才不要…
於是我們跑去潮州吃燒冷冰,
旁邊兩桌都是要去春吶,
雖然我不了解為什麼去墾丁會經過潮州,
大概他們迷路了吧?
吃完他們還是說要去墾丁,
我說我們去雄女找郭惠綺好了,
我沒記錯在那當老師,
於是我們就上88快道,
當然最後沒去,
跑去鳳山高中找老師,
其他都不用找啦,
反正估計前導師也不想見到我,
上次回去找她她還是在碎碎唸被記大過那件事,
剩下大概也對我沒印象不然就是只記得我被記大過,
固定會找的只有龔馨寧老師,
其實她只有高一教我們班歷史,
不過只要讀十二班的都會去找她?!
上次回去她還大著肚子,
現在小孩三歲了,
時間過得真快,
當被問到畢業的問題,
我感到十分尷尬,
已經晚兩年的我才剛要大學畢業,
被問到喜不喜歡資工我真的無法回答,
我只能說不排斥,
我無法選擇我最喜歡的,
退而求其次選擇有點喜歡不排斥的,
她問我幹嘛不繼續讀輔大升上去?
要去中正唸?
跟一般人問的觀點就是不一樣,
所以她才會深受學生愛戴,
說真的跟她聊完發現,
原來,自己真的沒有很清楚自己想要的.
我問她為什麼還記得我這學生,
她說因為我在歷史課表現得不錯,
她以為我會去讀社會組之類的,
不過她不知道其中的原因是因為高中時會
看老師唸書,哈哈!
哪有什麼很難的,
想讀一定會讀得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